1380-8010-264 QQ咨询

您需要什么样的帮助?

请拨打咨询电话:

1380-8010-264

了解律师专长>>

诉讼费计算

选择案件类型:

请输入标的:

应缴纳的诉讼费:

成都律师在线 > 成功案例 > 正文

成功案例cgal

村委会成员协助政府从事拆迁安置工作但没有拆迁款支配权,不构成贪污罪

2013-07-11 08:58:06 来源:成都律师在线 作者:周向阳律师

 【成都刑事辩护律师】村委会成员协助政府从事拆迁安置工作但没有拆迁款支配权,不构成贪污罪

 【成都刑事辩护律师】前言: 农村村民委员会成员在特殊情况下可构成贪污罪,本案中罗xx等村委会成员在协助政府从事拆迁安置工作中,并没有经手管理、支配拆迁款,因此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在重新核查本案关键证据之后将一审判决认定的罗xx等人构成贪污罪改判为合同诈骗罪,本案具有典型的示范作用

  罗xx贪污罪一案辩护词

  审判长、审判员:

  罗xx贪污罪一案,四川时代经纬律师事务所接受本案被告罗xx家属的委托,指派我作为其二审辩护人,经过对一审判决书、案件卷宗材料的研究及对罗xx的多次会见,现发表如下辩护意见:

  一、张x才、曾x武、罗xx三人不具备贪污罪的主体资格

  1、贪污罪是特殊主体,根据《刑法》第93条和第382条的规定,构成贪污罪的主体主要有以下三种人:①国家机关中从事公务的人员;②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③受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委托管理、经营国有财产的人员。

  2、农村村民委员会等村基层组织人员在特殊情况下可以构成贪污罪。根据2000年4月2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93条第2款的解释》(下称《解释》)中作了如下规定:村民委员会等村基层组织人员协助人民政府从事下列行政管理工作,属于刑法第93条第2款规定的“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1)救灾、抢险、防汛、优抚、扶贫、移民、救济款物的管理;

  (2)社会捐助公益事业款物的管理;

  (3)国有土地的经营和管理;

  (4)土地征用补偿费用的管理;

  (5)代征、代缴税款;

  (6)有关计划生育、户籍、征兵工作;

  (7)协助人民政府从事的其他行政管理工作。

  在本案中,一审法院是依据《解释》第七条“协助人民政府从事的其他行政管理工作”来认定张x才、曾x武、罗xx三人“作为村委会委员应镇政府的要求,在镇政府征地拆迁行政管理工作中,从事被拆迁房屋、附属物及被拆迁人员的清点核查工作,其工作性质是协助政府从事的其他管理工作”,对此,辩护人并不认可一审法院的如此认定。假如本案中,拆迁办临时聘请红x村的其他村民帮助从事被拆迁房屋、附属物及被拆迁人员清点核查工作,那这些村民是否也构成贪污罪的主体,答案肯定是否定的。张x才、曾x武、罗xx三人协助拆迁办的清点核查工作并不具有行政管理的性质,只是一种劳务性质和因为三人在管理村公共事务中了解村民生老病死情况的缘故,因为所有的清点核查工作并不是拆迁办委托三人独立完成,三人只不过是协助罢了,所有的工作都是以拆迁办工作人员为主导完成的,而且三人领取的并非工资而是微不足道的二三百元补助,因此,一审法院指控三人构成贪污罪的主体证据不足。

  二、张x才、曾x武、罗xx三人不符合贪污罪“利用职务之便”的客观要件,因而不构成贪污罪

  贪污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利用职务之便,侵吞、窃取、骗取或者以其他手段非法占有公共财物的行为。这是贪污罪区别于盗窃、诈骗、抢夺等侵犯财产罪的重要特征。所谓侵吞,是指行为人将自己管理或经手的公共财物非法转归自己或他人所有,如将自己管理或经手的公共财物加以隐匿、扣留,应上交的不上交,应支付的不支付,应人账的不入账;将自己管理、使用或经手的公共财物非法转卖或擅自赠送他人;将追缴的赃款赃物或罚没款物私自用掉或非法据为私有。所谓窃取,是指行为人利用职务之便,采取秘密窃取的方式,将自己管理的公共财物非法占有,也就是通常所说的监守自盗。所谓骗取,是指行为人利用职务之便,采取虚构事实或隐瞒真相的方法,非法占有公共财物,如出差人员用涂改或伪造单据的方法虚报或谎报支出冒领公款,工程负责人多报工时或伪造工资表冒领工资等。

  淮口镇政府委托张x才、曾x武、罗xx三人协助拆迁办从事被拆迁房屋、附属物及被拆迁人员的清点核查工作是基于三人作为村委会委员在管理本村公共事务中熟悉本村情况而产生的,而他们又是廉价劳动力(每月补助200元至300元不等),但村委会毕竟只是基层自治组织,镇政府并没有赋予三人在拆迁工作中的任何权利。拆迁的主体是镇政府拆迁办和被拆迁人,村委会既无权代表镇政府、拆迁办拆迁安置,也无权代表村民接受拆迁安置,所有的权利都是拆迁主体在行使,既然没有相应权利,何来“职务之便”?张x才、曾x武、罗xx三人隐瞒自己在管理红x村公共事务中知道的被拆迁人死亡的事实,伙同村民骗取拆迁安置费予以私分的行为,辩护人认为是民事上的欺诈,如果构成犯罪的话也只是构成合同诈骗罪而不是贪污罪,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

  三、本案中罗xx犯罪情节轻微

  1、从公诉机关出具的《案件来源及归案情况说明》可以看出,检察机关以滥用职权罪和贪污罪立案侦查的时间是2012年3月7日,而根据2012年6月26日金堂县淮口镇人民政府出具的情况说明看,涉案的村民于2012年2月29日就到淮口镇纪委如实陈述犯罪事实并将套取的拆迁安置款如实退还淮口镇财政所,没有给国家造成任何实际损失。结合本案的其他证据可以证实,村民退还多领取的拆迁安置款是张x才、曾x武、罗xx动员的结果,对三人如数退赃并动员村民投案的行为应该给予法律上的鼓励和评价,应当认为三人也是一种投案自首行为,否则不利于“打击和孤立极少数,教育、感化和挽救大多数,最大限度地减少社会对立面”(《关于贯彻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的若干意见》第1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的若干意见》第19条“对于较轻犯罪的初犯、偶犯,应当综合考虑其犯罪的动机、手段、情节、后果和犯罪时的主观状态,酌情予以从宽处罚。对于犯罪情节轻微的初犯、偶犯,可以免予刑事处罚;依法应当予以刑事处罚的,也应当尽量适用缓刑或者判处管制、单处罚金等非监禁刑”,辩护人认为一审法院量刑过重。

  2、本案是由于农村拆迁安置引起的犯罪,相关职能部门的不作为和不规范操作方式是导致本案发生的很重要原因。犯罪是一种社会现象,我们不能只简单局限于追究犯罪嫌疑人的刑事责任,而应该更多的看到导致犯罪发生的社会原因。公安机关作为户籍管理的职能部门,如果他们能恪尽职守及时对死亡人员注销户口,也用不着村委会成员来证明被拆迁人是否还活着;如果拆迁办工作人员能遵守操作规范,严格要求由被拆迁人亲笔书写货币安置申请书而不是同住成年家属代签,那弄虚作假将无可乘之机。

  结合本案发生的起因、犯罪情节、社会危害性,辩护人认为,本案中罗xx犯罪情节轻微“应当尽量适用缓刑或者判处管制、单处罚金等非监禁刑”。

  四、本案被告人罗xx只参与了一次犯罪,只分得了3000元钱,实施这次犯罪也是向作为红x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的第一被告张x才请示汇报了的,再结合张x才、曾明武共参与了4次分别分得39000元和28000元的事实,辩护人认为应当按照起诉书指控区分主从,罗xx是从犯,张x才、曾明武是主犯,根据涉案金额和次数,对罗xx减轻处罚。

  五、罗xx无前科劣迹,这次犯罪是初犯,在担任红x村委员期间尽职尽责,在5.12汶川特大地震抗震救灾中被中共淮口镇委员会和淮口镇人民政府评为先进个人,所以才有红x村老少村民为罗xx的请愿书,而同案犯张x才、曾明武却没有请愿书。

  综上所述,辩护人恳请二审法院在查清事实的基础上准确地对罗xx定罪量刑,希望对罗xx减轻处罚并判处缓刑。

  此致

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

   辩护人:周向阳律师

   2013.1.20

 


   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3)成刑终字第45号

  原公诉机关四川省金堂县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张x才,男,下略。2012年3月7日因涉嫌贪污被金堂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3月21日被逮捕。现羁押在金堂县看守所。

  辩护人宁思燕,四川诚谨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曾x武,男,下略。2012年3月7日因涉嫌贪污被金堂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3月21日被逮捕。现羁押在金堂县看守所。

  辩护人李家权,泰和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罗xx,男,下略。2012年3月7日因涉嫌贪污被金堂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3月21日被取保候审。2012年1 0月26日被逮捕,现羁押在金堂县看守所。

  辩护人周向阳,四川时代经纬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马x坤,男,下略。2012年3月18日因涉嫌贪污被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段x玉,女,下略。2012年3月19日因涉嫌贪污被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莫x英,女,下略。2012年3月19日因涉嫌贪污被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入伍x华,男,下略。2012年3月18日因涉嫌贪污被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入王x德,男,下略。2012年4月19日因涉嫌贪污被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王x才。2012年4月19日因涉嫌贪污被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马x军,男,下略。2012年3月9日因涉嫌贪污被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马x,男,下略。2012年3月9日因涉嫌贪污被取保候审。

  四川省金堂县人民法院审理四川省金堂县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张x才、曾x武、罗xx、马x坤、段x玉、莫x英、伍x华、王x德、王x才、马x军、马x犯贪污罪一案,于=O一二年十月二十九日作出( 2012)金堂刑初字第170号刑事判决。宣判后,原审被告人张x才、曾x武、罗xx不服,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被告入,听取辩护人意见,认为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判决认定:

  (一)2011年5月,时任红x村村委委员的被告人曾x武、罗xx在协助金堂县淮口镇政府从事淮口节能环保园项目拆迁工作中,发现被告人马x军、马x的父亲马X云已于2009年8月死亡,但户口未注销。二人在商量后,由被告人曾x武向被告人马x军提出,可以向拆迁办工作人员隐瞒马X云已死亡的事实,骗取拆迁住房安置费,但要分20000元。马同意后,被告人罗xx遂打电话向被告人张x才请示,张同意后,被告人曾x武、罗xx向拆迁办的工作人员隐瞒了马X云已死亡的事实。2011年5月11日,被告人马x军、马x与拆迁办签订了拆迁协议后,将20000元交给被告人曾x武,曾x武遂找到被告人张x才商量如何分钱,最终被告人张x才分得14000元、被告人曾x武分得3000元、被告人罗xx分得3000元。此后被告人马x军、马x领取了马X云的拆迂住房安置费57040元,扣除事前张x才等人分得的20000元后,被告人马x军、马x各分得18520元。

  (二)2011年4月底,被告人马x坤找到时任红x村村委主任的被告人张x才和时任红x村村委委员的曾x武,请其隐瞒其母唐X清已在2010年1月死亡的事实,骗取拆迁住房安置费,被告人张x才看到其母的户口确未销户,遂安排被告人曾x武负责带领被告人马x坤及其弟马大宽(另案处理)与拆迁办签拆迁安置协议。2011年5月,被告人马x坤及其弟马大宽、被告人段x玉、莫x英等人,在被告人曾x武的帮助下,向拆迁办工作人员隐瞒其母唐X清已死亡的事实,与拆迁办签订了拆迁安置协议后,被告人马x坤夫妇分给被告人张x才、曾x武各5000元。此后被告人马x坤等人领取了唐X清的拆迁住房安置费57040元。扣除事前张x才等人分得的10000元后,被告人马x坤、段x玉夫妇分得32 040元、被告人莫x英分得1 3000元。

  (三)2011年5月,伍兴国(已死亡)找到被告人张x才、曾x武,请求其隐瞒自己父亲伍X林在2010年10月死亡的事实,同时也提出请求隐瞒其亲戚被告人王x才、王x德的父亲王X金在2010年4月死亡的事实,骗取拆迁住房安置费,并承诺事成后分钱。之后在被告人张x才、曾x武的隐瞒下,被告入伍x华、王x才、王x德在2011年5月分别与拆迁办签订了拆迁协议,协议中包括伍X林和王X金的拆迁住房安置费各57040元。201 1年7月,被告入伍x华、王x才、王x德在领到安置费后,被告人张x才、曾x武各分得20000元,被告入王x才分得28040元、被告人王x德分得9000元,被告入伍x华分得14040元。

  (四)被告人马x坤、段x玉、莫x英‘伍x华、王x德、王x才、马x军、马x在立案前主动到淮口镇纪委将冒领住房安置费的情况作了说明,并退清全部赃款。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被告人张x才、曾x武、罗xx、马x坤、段x玉、莫x英、伍x华、王x德、王x才、马x军、马x的供述,证人刘X翠、伍X芬、余X建、邱X成、邓X、雷X、秦X的证言;被告人张x才、曾x武、罗xx身份证明文件,征地补偿安置实施办法及相关拆迁政策的文件,死亡证明,户口本复印件,拆迁安置补偿协议,银行交易明细,领款证明,退赃凭据,被告人归案情况等。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张x才、曾x武、罗xx作为村委会主任、委员,利用政府委托协助从事拆迁安置工作的职务便利,伙同被告人马x坤、段x玉、莫x英、伍x华、王x德、王x才、马x军、马x向拆迁办工作人员隐瞒被拆迁安置人员已去世的真实情况,骗取拆迁安置。其中,被告人张x才、曾x武犯罪金额为228 160元;被告人罗xx、马x坤、段x玉、莫x英、王x才、王x德、伍x华、马x军、马x的犯罪金额为57 040元,各被告人行为均已构成贪污罪。在共同贪污犯罪中,被告入张x才、曾x武、罗xx作为村委会的主任及委员,对隐瞒被拆迁入已死亡从而骗取国家安置补偿费的犯罪行为起主要作用,是主犯;被告人马x坤、段x玉、莫x英、伍x华、王x德、王x才、马x军、马x则起次要和辅助作用,是从犯。归案后,被告人张x才、曾x武、罗xx均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系坦白,依法可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马x坤、段x玉、莫x英、伍x华、王x德、王x才、马x军、马x主动到淮口镇纪委将冒领住房安置费的情况作了说明,并退清全部赃款,系自首,应依法从轻或减轻判处。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项、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之规定,判决:被告人张x才、曾x武犯贪污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被告人罗xx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被告人马x坤、段x玉、莫x英、伍x华、王x德、王x才、马x军、马x犯贪污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宣告缓刑二年。

  宣判后,原审被告人张x才、曾x武、罗xx均不服,向本院提出上诉。

  上诉人张x才及其辩护人提出:1、原判定性有误。张x才非国家工作人员,在拆迁工作中仅是协助镇政府拆迁办核实、清点被拆迁人员房屋、附属物情况,对拆迁补偿款无支配权,不属于协助人民政府从事行政管理工作,不具备贪污罪主体身份,不构成贪污罪;2、张x才案发前向淮口镇领导投案,如实交待了犯罪事实,系自首;3、张x才具备适用缓刑条件,请求适用缓刑。

  上诉人曾x武及其辩护人提出:1、原判定性有误。曾x武非国家工作人员,在拆迁工作中仅是协助镇政府拆迁办核实、清点被拆迁人员房屋、附属物等,对拆迁补偿款无支配权,不属于协助人民政府从事行政管理工作,不具备贪污罪主体身份,不构成贪污罪;2、曾x武在共同犯罪中作用较小,获得赃款相对较少,是从犯;3、曾x武案发前向淮口镇领导投案,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系自首;4、曾x武具备适用缓刑条件,请求适用缓刑。

  上诉人罗xx及其辩护人提出:1、原判定性有误。罗xx非国家工作人员,在拆迁安置中仅是协助镇政府拆迁办核实、清点被拆迁人员房屋、附属物等,对拆迁补偿款无支配权,不属于协助人民政府从事行政管理工作,不具备贪污罪主体身份,不构成贪污罪;2、罗xx在共同犯罪中作用较小,分得赃款较少,应认定为从犯;3、罗xx动员村民退赃,应认定为自首;4、罗xx具备适用缓刑条件,请求适用缓刑。

  二审查明的事实、证据与原审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对原判判决以及上诉人张x才、曾x武、罗xx的上诉理由、辩护意见,本院综合评判如下:

  关于定性。本院认为,上诉人张x才、曾x武、罗xx根据镇政府安排,在拆迁工作中,帮助拆迁办核实被拆迁人员、被拆迁房屋及附属物,协调解决拆迁办与村民间纠纷。三人作为村民委员会基层组织人员,仅是协助镇拆迁办完成村拆迁工作,对拆迁补偿款不具有管理、支配权,其工作内容不具有行政管理性质,不属于公务行为。原判依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的解释》第一款第(七)项规定,认定上诉人张x才、曾x武、罗xx属于“协助人民政府从事行政管理工作力,应以国家工作人员论适用法律有误,定性本案为共同贪污犯罪不当。原审被告人马x坤、段x玉、莫x英、伍x华、王x德、王x才、马x军、马x作为被拆迁人员,在与拆迁办签订拆迁安置补偿协议中,伙同上诉人张x才、曾x武、罗xx,隐瞒事实真相,骗取拆迁补偿款后私分,上列人员行为均符合合同诈骗罪构成要件,构成合同诈骗共同犯罪。故上诉人张x才、曾x武、罗xx及其辩护入所提原判定性有误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成立,本院予以采纳。

  关于主从犯问题。本院审查认为,上诉人张x才、曾x武、罗xx以及原审被告人马x坤、段x玉、莫x英、伍x华、王x德、王x才、马x军、马x相互伙同,在共谋后,共同向拆迁办工作人员隐瞒被拆迁人员已死亡的事实,骗取补偿款后私分。在共同犯罪中,上述人员相互配合,行为均积极主动,地位和作用大致相当,不宜区分主从。故上诉人张x才、曾x武、罗xx及其辩护人所提三上诉人均系从犯的辩解、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张x才及其辩护人所提张x才具有自首情节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经查,证人余五建、邱子成的证言以及上诉人张x才的供述,证实案发前淮口镇领导向张x才了解本案情况时,张x才虽交待了涉案村民骗取拆迁补偿款的事实,但隐瞒了自己参与的事实。故上诉人张x才及其辩护入所提张x才主动向淮口镇领导投案,并如实交待了犯罪事实,具有自首情节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因与查明的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曾x武及其辩护人所提曾x武具有自首情节的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经查,证人余五建、邱子成的证言以及上诉人曾x武的供述证实,曾x武并无向镇领导投案的行为,相反,其为掩盖参与骗取拆迁补偿款的犯罪事实,将分得的赃款交由涉案村民退赃。故上诉人曾x武及其辩护人所提曾x武案发前向镇领导投案,并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退出赃款,应认定为自首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因与查明的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关于上诉人罗xx及其辩护人所提罗xx具有自首情节的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本院审查认为,上诉人罗xx得知有关部门在对本案进行调查时,动员涉案村民退出骗得的拆迁补偿款,但罗xx本人没有自动投案行为,不构成自首。虽不构成自首,但罗xx动员村民退赃,具有悔罪表现,可酌情对其从轻处罚。故上诉人罗xx及其辩护人所提罗xx动员村民退赃,应认定为自首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缓刑适用问题。本院认为,上诉人张x才、曾x武虽认罪态度好,具有悔罪表现,但二人参与合同诈骗数额高达2 2万余元,犯罪数额巨大,且均系多次实施合同诈骗,主观恶性大,不具备《刑法》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的“犯罪情节较轻”的缓刑适用条件,不应对其适用缓刑;上诉人罗xx以及原审被告人马x坤、段x玉、莫x英、伍x华、王x德、王x才、马x军、马x参与合同诈骗数额5万余元,犯罪数额相对较小,且均只参与一次合同诈骗行为,综合考虑该九人认罪态度好,具有悔罪表现,以及马x坤、段x玉、莫x英、伍x华、王x德、王x才、马x军、马x具有自首情节,可对上诉人罗xx以及原审被告人马x坤、段x玉、莫x英、伍x华、王x德、王x才、马x军、马x适用缓刑。

  关于是否附加判处罚金刑的问题。本院认为,上诉人张x才、曾x武、罗xx以及原审被告人马x坤、段x玉、莫x英、伍x华、王x德、王x才、马x军、马x行为构成合同诈骗罪,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规定,处刑时应并处罚金刑,但鉴于原判以贪污罪定性处罚,未附加判处罚金刑,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二十五条第(七)项规定的“上诉不加刑力原则,本院处刑时不宜判处罚金附加刑。

  综上,原判认定事实清楚,但定性不当,适用法律有误,应予纠正。据此,判决如下:

  一、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之规定,撤销四川省金堂县人民法院(2012)金堂刑初字第170号判决,即:上诉人张x才、曾x武犯贪污罪,各判处有期徒刑十年;上诉人罗xx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原审被告人马x坤、段x玉、莫x英、伍x华、王x德、王x才、马x军、马x犯贪污罪,各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

  二、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二)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二十五条第(七)项之规定,上诉人张x才、曾x武犯合同诈骗罪,各判处有期徒刑六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上诉入张x才、曾x武的刑期均自2012年3月7日起至2018年3月6日止)。

  三、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二)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二十五条第(七)项之规定,上诉人罗xx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四、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二)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二十五条第(七)项之规定,原审被告人马x坤、段x玉、莫x英、伍x华、王x德、王x才、马x军、马x犯合同诈骗罪,各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杨中良

  代理审判员徐贵勇

  代理审判员 查理

  二0一三年七月一日

  书记员 刘梦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