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0-8010-264 QQ咨询

您需要什么样的帮助?

请拨打咨询电话:

1380-8010-264

了解律师专长>>

诉讼费计算

选择案件类型:

请输入标的:

应缴纳的诉讼费:

成都律师在线 > 房地产拆迁专题 > 房地产拆迁案例评析 > 正文

房地产拆迁案例评析xgalpx

【建设工程律师】浅析建设工程安全责任主体

来源:无讼APP 作者:文/何健 金杜律师事务所

 

  建设工程施工过程中,如何确定施工现场的安全责任主体,看似简单,实则暗藏玄机。本文将通过一则案例来说明不同情形下施工现场的安全责任主体。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2011年修正,下称《建筑法》)第四十五条规定:“施工现场安全由建筑施工企业负责。实行施工总承包的,由总承包单位负责。分包单位向总承包单位负责,服从总承包单位对施工现场的安全生产管理。”

  国务院2003年颁布的《建设工程安全生产管理条例》(国务院令第三百九十三号,下称《安全生产条例》)第二十一条规定:“施工单位主要负责人依法对本单位的安全生产工作全面负责。施工单位应当建立健全安全生产责任制度和安全生产教育培训制度,制定安全生产规章制度和操作规程,保证本单位安全生产条件所需资金的投入,对所承担的建设工程进行定期和专项安全检查,并做好安全检查记录。”第二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建设工程实行施工总承包的,由总承包单位对施工现场的安全生产负总责。”

  全国人大公布的《建筑法》释义指出:施工现场是建筑施工企业从事工程施工作业的特定场所,由建筑施工企业负责全面管理,当然,施工现场的安全也应由建筑施工企业全面负责。因建筑施工企业违反规定,疏于管理,导致施工现场发生安全事故的,要由施工企业依法承担法律责任。

  根据上述法律释义可以看出,立法者之所以规定建筑施工企业作为施工现场的安全责任人,是基于建筑施工企业对施工现场的全面管理。而且该安全责任的归责原则应该为过错责任。明确了上述前提,下文将以一则案例来说明不同情况下施工现场的安全责任主体。

  2008年2月4日,甲公司与乙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合同约定将甲公司开发的某工程交由乙公司承包施工,合同通用条款5.20.1中约定由于承包人东阳三建公司安全措施不力造成事故的责任和因此发生的费用,由承包人东阳三建公司承担。2012年12月2日,路人张某经过工地时,被风刮倒的工地西大门砸伤,经医治无效于2012年12月4日死亡。该项目至今未竣工验收及交付,但在事故发生前,已有部分业主入住。另,2012年5月30日,甲公司与某物业公司签订一份《物业服务合同》,对已建成的2、3、4号住宅及裙楼提供物业服务,某物业公司对本物业小区共用部位、共用设备、公用设施进行维修、养护和管理。甲公司向张某家属赔偿后,向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起诉请求乙公司返还其赔付款项。

  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乙公司无证据证明就涉事大门向甲公司进行了交付并办理了法律意义上的交付手续,也没有证据证明该大门的管理权、使用权发生了法律意义上的转移。甲公司并非该大门的所有人、管理人或使用人,不应承担责任。”“乙公司作为损害事故责任主体承担民事责任,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予以支持。”

  在上述案例中,法院认为承包人作为实际管理、使用人,应该承担损害事故产生的民事责任。这则判例恰当的体现了《建筑法》第四十五条的立法精神。如前所述,法律规定承包人作为施工现场安全责任主体的原因在于承包人对施工现场的全面管理。而本案中法官正是准确的把握了该立法意旨进行裁判。下文将以对施工现场的实际管理为标准分别讨论不同情况下施工现场的安全责任主体。
 

  1、承包人为施工现场的实际管理人
 

  承包人作为施工现场的实际控制人是最常见的情形,此时承包人也是建筑施工主体。根据《建筑法》第四十五条、《安全生产条例》)第二十一条,施工现场安全由建筑施工企业负责,因此安全责任主体也是施工企业。
 

  2、承包人不是施工现场的实际管理人
 

  承包人不是施工现场的实际控制人的情形,多出现在EPC总承包合同履行过程中。在当事人之间签订了EPC总承包合同之后,承包人往往会将部分工程分包给其他主体,在这种情况下,承包人则不再是施工现场的实际控制人。根据《建筑法》第四十五条、《安全生产条例》第二十四条第一款,实行施工总承包的,由总承包单位负责施工安全,分包单位向总承包单位负责。

  因此,在承包人不是施工现场的实际管理的情形下,承包人应当是施工现场安全责任主体。
 

  3、发包人是施工现场的实际管理人
 

  发包人是施工现场的实际管理人时,有两种可能的情形,第一种是建设工程竣工验收之后,发包人实际控制施工现场,此种情形下,承包人已经清场,如果发生安全事故,责任主体自然为该建设工程的实际管理人,即发包人;第二种是建设工程尚未竣工验收,但处于发包人的实际控制下,在这种情形中,如承包人有证据证据建设工程已经移交给发包人,处于发包人实际控制之下,则无需承担责任,这也是《建筑法》第四十五条的立法精神,上述案例也能很好的体现这点。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2009年修正,下称《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六条规定:“建筑物或者其他设施以及建筑物上的搁置物、悬挂物发生倒塌、脱落、坠落造成他人损害的,它的所有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但能够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除外。”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2009年施行,下称《侵权法》)第八十五条规定:“建筑物、构筑物或者其他设施及其搁置物、悬挂物发生脱落、坠落造成他人损害,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赔偿后,有其他责任人的,有权向其他责任人追偿。”

  根据上述法律规定,如发包人是施工现场的实际管理人,则应该为施工现场的安全事故承担责任。

  综上,在发包人是施工现场的实际管理人时,其应该是施工现场的安全责任主体。
 

  4、其他主体是施工现场的实际管理人
 

  如前述《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六条、《侵权法》第八十五条之规定,施工现场的实际管理人应该是施工现场的安全责任主体。

  根据上述分析可以看出,是否实际管理是确定施工现场安全责任主体的重要标准。特殊的是,在EPC总承包合同中,即使承包人不是施工现场的实际管理人,但依然是施工现场安全责任主体,至于其是否对实际管理人有追偿权此处不作讨论,笔者认为总承包人在赔偿后对实际管理人应当享有追偿权。
 

      成都律师在线声明:

  本文仅供学习收藏只用,若侵犯作者及无讼APP的著作权,亲来电告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