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0-8010-264 QQ咨询

您需要什么样的帮助?

请拨打咨询电话:

1380-8010-264

了解律师专长>>

诉讼费计算

选择案件类型:

请输入标的:

应缴纳的诉讼费:

成都律师在线 > 知识产权专题 > 知识产权案例评析 > 正文

知识产权案例评析xgalpx

网吧经营者使用他人提供的侵权影视作品的责任承担

2013-09-03 19:47:09 来源:成都律师在线 作者:苏志浦(一审主审法官)

 

  【裁判要旨】 网吧经营者在其网吧局域网内使用他人提供的影视作品,如果该提供者具有法律规定的合法经营资质,网吧经营者在签约时查验了提供者出示的资质证书及授权文件,且不参与作品的删改或更新的,应视为网吧经营者尽到了合理的注意义务,不承担赔偿责任。

  【案情】

  原告:北京网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网尚文化公司)。被告:北京嘉成基业上网服务中心(以下简称嘉成上网中心)。网尚文化公司起诉称:我公司经授权取得了电视剧《杀虎口》在中国大陆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并对侵权行为享有诉讼权利。2009年,我公司发现嘉成上网中心未经许可,擅自在其经营的网吧内提供上述电视剧的播放服务,侵犯了我公司对该电视剧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故我公司诉至法院,请求法院判令嘉成上网中心停止侵权,赔偿我公司经济损失3万元、律师费3000元及公证费1000元。

  嘉成上网中心答辩称:首先,网尚文化公司的现有证据不能证明其获得了涉案电视剧《杀虎口》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其次,我中心不是侵权主体,不应承担赔偿责任。我中心网吧局域网中的“英雄宽频”软件及影视服务由上海宽娱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宽娱科技公司)提供,我中心审核了宽娱科技公司的授权文件,尽到了注意和审核义务。并且,即便我中心构成侵权,网尚文化公司主张的赔偿数额也过高。综上,我中心不同意网尚文化公司的诉讼请求,请求法院驳回其诉讼请求。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

  2008年,齐鲁电子音像出版社出版发行了电视剧《杀虎口》DVD光盘。剧中片尾署名情况如下:“联合摄制江西电视台安徽电视台云南电视台山东电视台广东电视台上海文广新闻传媒集团重庆电视台天津电视台海南海润影视制作有限公司”、“发行东阳银润影视制作有限公司”、“海润影视制作有限公司江西电视发展总公司银润传媒联合出品”。2009年,海润影视制作有限公司、江西电视发展总公司、上海银润传媒广告有限公司及海南海润影视制作有限公司分别向东阳银润影视制作有限公司出具授权书,将电视剧《杀虎口》中国大陆电视发行版权、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等权利授权给后者,后者有权行使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的维权权利并可自主转让给第三方。上述授权书中均提及电视剧《杀虎口》由上述四单位联合制作。

  2009年4月1日,东阳银润影视制作有限公司出具授权书,将电视剧《杀虎口》在中国大陆地区的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及转授权权利授权给珠海网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授权期限为2009年4月1日至2012年3月31日。同日,珠海网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将受让的上述权利转授权给宁波成功多媒体通信有限公司,并允许后者转授权。2009年5月1日,宁波成功多媒体通信有限公司向网尚文化公司出具授权书,授权其享有电视剧《杀虎口》等作品的非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网尚文化公司有权以自己的名义对非法使用授权节目的网吧追究法律责任,授权期限为2009年5月1日至2011年4月30日。

  嘉成上网中心系网吧经营者,经核准的经营范围是“提供互联网上网服务场所”。随机选择嘉成上网中心网吧内的一台电脑,在点击电脑桌面上的“网吧电影”图标后,进入题为“英雄宽频”的页面,该页面网址为http://hd.365pub.com/web/index/index.asp。在该页面上有对影片按区域和类型分类的具体栏目、近期热播专题以及“影片搜索”等内容。通过搜索“杀虎口”,可以获得电视剧《杀虎口》31集的播放列表。从播放列表中选择并点击视频链接,可以在线播放第22集和第31集的视频内容。2009年10月20日,网尚文化公司申请北京市中信公证处对上述操作过程进行了证据保全公证;同时还公证了其他三部影视作品的播放情况,网尚文化公司为此支付公证费1000元。

  嘉成上网中心所经营网吧局域网电脑上的“英雄宽频”软件及所含的影视作品系宽娱科技公司收取服务费后提供给嘉成上网中心使用的,双方约定因此引起的版权问题由宽娱科技公司负责。嘉成上网中心在签约时审核了宽娱科技公司提供的资质文件和“英雄宽频”软件中影视作品的授权材料,但授权材料中没有涉案作品的授权文件。嘉成上网中心也未提供证据证明宽娱科技公司获得了相应授权。宽娱科技公司对“英雄宽频”平台上的影视作品进行远程更新:并且由于宽娱科技公司对该软件进行了加密,技术上完全由宽娱科技公司控制,嘉成上网中心对“英雄宽频”平台上的影视作品无法自行删除。

  诉讼中,网尚文化公司明确表示不向宽娱科技公司主张权利,不追加其为共同被告。宽娱科技公司持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颁发的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网尚文化公司为本案支付律师费3000元。

  【审判】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电视剧《杀虎口》剧中的署名情况以及海润影视制作有限公司、江西电视发展总公司、上海银润传媒广告有限公司及海南海润影视制作有限公司分别出具的授权书的内容,在无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可以认定涉案电视剧由上述四单位联合制作,依法享有该剧的著作权。根据上述四单位出具给东阳银润影视制作有限公司的授权书以及东阳银润影视制作有限公司、珠海网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宁波成功多媒体通信有限公司依次的转授权,可以认定网尚文化公司取得了电视剧《杀虎口》2009年5月1日至2011年4月30日期间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并有权以自己的名义对非法使用该作品的网吧追究法律责任。

  嘉成上网中心在其经营的网吧局域网内使用的“英雄宽频”软件及通过该软件在线播放的涉案电视剧,系由宽娱科技公司提供。现网尚文化公司主张此种使用行为未获得其许可,嘉成上网中心也未举证证明“英雄宽频”中传播涉案电视剧获得了相应授权,故可以认定上述使用方式侵犯了网尚文化公司的信息网络传播权。现网尚文化公司主张应由嘉成上网中心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因涉案侵权作品由宽娱科技公司向嘉成上网中心提供,故嘉成上网中心是否应当承担侵权的民事责任应当视其是否尽到合理注意义务、是否具有过错而定,而对其注意义务的判断应以其经营活动的内容、预见能力和预见范围为基础。

  嘉成上网中心是经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核准开办、可以依法提供互联网上网服务的经营性网吧。从其经营角度看,旨在提供互联网上网服务,更直接地体现在向网民提供上网场所、上网设施。本案中,嘉成上网中心通过宽娱科技公司获得包含涉案作品的“英雄宽频”软件,并为此支付了相应的对价。作为涉案侵权作品提供者的宽娱科技公司具有文化部颁发的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根据文化部《互联网文化管理暂行规定》等行政法规的规定,宽娱科技公司具有从事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以及互联网文化经营活动的资质,属于合法的网络文化内容产品经营企业,即可以经营性地通过互联网生产、传播和流通文化产品;从事制作、编辑、集成视音频节目,并为他人提供上载传播视听节目服务。由此可见,嘉成上网中心是与合法的网络文化内容产品经营企业进行经营往来,其购买协议符合国家相关部门为净化网吧市场对网吧经营者提出的要求。并且,嘉成上网中心查验了宽娱科技公司的相关证件、要求宽娱科技公司保证对发生的版权问题负责。因此,应当认定嘉成上网中心已经尽到了合理的注意义务,并无过错,不应承担侵权的民事责任。

  由于嘉成上网中心在技术上无法控制宽娱科技公司提供的包括涉案作品的软件,致使涉案的侵权作品无法删除。但根据著作权法、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等法律法规的规定,嘉成上网中心知晓在其经营的网吧内有侵犯他人合法权利的作品传播时,应当采取一定的措施避免对权利人的损害进一步扩大。

  综上,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依据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网尚文化公司的诉讼请求。

  本案宣判后,网尚文化公司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嘉成上网中心已经尽到了合理的注意义务,并无过错,不应承担侵权的民事责任。依照著作权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十二)项、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评析】

  本案是以网吧经营者没有过错免除其赔偿责任的案件,具有一定的典型性。本案的典型意义在于对网吧经营者责任的认定与以往通常做法不同,即认定网吧经营者在尽到合理注意义务、没有过错的情况下,对于网吧局域网内在线播放他人影视作品的行为不承担侵权赔偿责任。结合本案,笔者认为,在审理涉及网吧著作权纠纷案件过程中,应注意以下两方面问题:

  一、网吧经营者的身份界定网吧是向他人提供互联网上网服务的经营性场所。网吧经营者提供服务的主要方式是向消费者提供上网场所和上网设备,从而满足消费者的上网需求。因此,网吧经营者的首要身份是上网设备和上网场所的提供者,而非网络内容服务提供者。当然,网吧经营者在提供上网服务的同时附加其他服务的,另当别论。

  以网吧经营者为被告的著作权案件主要包括两类:1.网吧经营者自行将影视作品存储在网吧服务器中并提供给消费者在线观看:2.网吧经营者向影视作品软件提供商购买含有影视作品的软件,由提供商将软件安装到网吧服务器,供消费者在网吧局域网内在线观看,软件及影视作品由提供商负责更新、维护。

  对于第一类案件。网吧经营者不再是单纯的服务提供者,其同时还扮演了侵权复制者的角色。对于未经许可复制他人享有著作权的影视作品并通过网吧局域网提供给消费者观看的行为,网吧经营者应该承担直接侵权的法律责任。对于第二类案件。首先,网吧经营者作为服务提供者,向前来上网的消费者提供上网场所以及用于上网的软、硬件:其次,网吧经营者作为影视软件提供商的客户,在经营中将其购买到的软件及其中的影视作品通过局域网提供给消费者在线观看。在此类案件中,网吧经营者既不同于一般侵权案件的直接侵权人,又不同于普通的消费者。一方面,网吧经营者是相关影视作品的使用者,影视作品由软件提供商通过其软件安装到网吧的服务器上或者通过软件链接到软件提供商的远程服务器,网吧经营者并未实施复制行为;另一方面,网吧经营者并非最终用户,其对于相关影视作品的使用属于商业性使用,在网吧局域网内对作品的使用属于信息网络传播行为,且影视作品播放服务能够为网吧经营者吸引到一定的消费者,从而使其从中获益。

  二、对网吧经营者的责任认定应遵循过错责任原则

  如上所述,在第二类案件中,网吧经营者的身份较为复杂,故对其责任的认定不宜一概而论。笔者认为,对于网吧经营者的责任判定,首先应遵循民法侵权责任认定的一般归责原则,即过错责任原则。

  过错责任原则是指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的,应承担侵权责任。过错包括故意和过失,而对过失的认定是过错责任原则适用的难点。在网吧纠纷案件中,主要的争议亦在于网吧经营者是否存在过失。通常来讲,对于过失的认定主要依据以下标准:第一,行为人是否违反了法律、行政法规明确规定的义务。例如,法律对某一特定领域规定了行为标准,行为人若违反了这些标准,就具有过失。第二,行为人是否违反了一个合理人的注意义务,即多数人在特定情况下应当达到的注意程度。@判断网吧经营者是否存在过失,也应从以上两方面进行分析。

  首先,从相关行业规定对网吧经营者的要求看。目前,法律、行政法规没有对网吧经营者使用影视播放软件的问题进行明确规定,行业行政管理的主要依据是文化部联合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公安部等部门于2009年3月28日联合发布的文市发[2009]9号《文化部等部门关于进一步净化网吧市场有关工作的通知》。该通知中强调了对于网吧文化内容的知识产权保护。一方面,要求为网吧提供网络文化内容产品的经营单位应具备互联网文化经营活动资质,为其所提供的文化内容合法性负责,对其经营的网络文化产品内容进行严格审核,并将拥有合法知识产权的网络文化产品名录及其相关证明材料定期向文化行政部门报备。另一方面,明确网吧经营者不得向消费者提供非法网络文化产品,应与合法网络文化内容产品经营企业签订购买协议或使用授权。从上述规定来看,从行业管理的角度来看,网吧经营者应当向具有合法资质的经营企业购买影视播放软件,至于获得影视作品授权的问题应由影视软件提供企业负责。

  其次,从网吧经营者的注意程度看。网吧经营者作为服务提供者,其主要的营业内容是向消费者提供上网场所和上网设备。影视播放服务只是网吧的附带服务,不属于其主要业务,网吧经营者从影视播放服务中并不能直接获利。网吧经营者通常都是按照上网时间收费,消费者是否观看影视作品对其盈利不会产生直接影响。另外,从网吧经营者与影视软件提供商的合作模式来看。后者一般在签订合同时向网吧经营者出示其经营资质以及部分作品的授权材料,并在合同中保证承担由此产生的法律责任。但在影视软件安装后,通常由提供商负责对网吧局域网内的影片进行更新,部分还进行远程更新,网吧经营者通常无法掌控影片的删改或更新。因此,在法律、行政法规没有明确规定的情况下,不应要求网吧经营者承担过高的注意义务。

  就本案而言,笔者认为,一方面,向被告提供影视播放软件及作品的宽娱科技公司属于具有合法资质的经营企业,被告符合行业管理的要求。另一方面,被告在签约时查验了宽娱科技公司的资质文件、部分影视作品的授权文件,且宽娱科技公司还在合同中表明对发生的版权问题负责,故被告有理由相信宽娱科技公司向其提供的影视作品获得了授权。而且,涉案影视平台的删改、更新由宽娱科技公司负责,被告无法控制,故要求对该平台上每一部作品的授权情况逐一进行审查,客观上无法实现。因此,可以认定被告尽到了合理的注意义务,主观上没有过错。由于涉案行为发生在侵权责任法实施之前,故本案依据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进行审判。此外,关于停止侵权,由于被告在技术上无法控制宽娱科技公司提供的软件,即判令其承担删除的责任客观上无法履行,故未判决被告删除侵权作品。但在判决中明确指出被告在知晓其经营的网吧内有侵犯他人合法权利的作品传播时,应当采取一定的措施避免对权利人的损害进一步扩大,意在督促其尽快要求宽娱科技公司删除涉案作品。2010年11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做好涉及网吧著作权纠纷案件审判工作的通知》第4条中亦指出网吧经营者没有过错时不承担赔偿责任,但经权利人通知后没有采取必要措施的,应对损害的扩大部分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可见,网吧经营者此时的责任主要为采取必要措施,至于所采取措施的形式需要结合个案情况确定。

  ①王胜明主编:《<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条文解释与立法背景》,人民法院出版社2010年版,第32页至第33页。

  (作者单位: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

分享到: